資本利潤的起落,與勞動工資的起落,同樣取決於社會財富的盛衰,但是資本增加,雖然會提高工資,但同時回降低利潤,因為資本之間相互競爭,比如同一件貨物,美國的貨品要和中國的貨品競爭,資本的利潤率一定要比中國低,因為美國的工資比較高。如此說來,資本利潤,和貨幣利息降低,是社會繁盛的自然結果。

一個國家的財富,若以儘其國土能獲取的限度,就沒有進步的可能,人口繁殖達到國土能支持的極限或其資本能雇用的極限,就再沒有增加的可能,這時,對於職業的競爭,會使勞動工資低落到僅僅能支持現有勞動者數量的程度,而資本之間的競爭,回導致利潤少到無可再少。在富裕的國家,僅僅靠貨幣利息生存,除非是大富豪,否則是不可能的。

法律和社會體制也會影響利率,如果法律不保障合約的效力,會對高利率;完全禁止利息,也是可行的,因為為了規避法律,利率要比較高才能抵銷風險。

Leave a Reply

Hey, wait!

Before you go, Subscribe and Get Notify for Content Like This.

%d bloggers like this: